推廣 熱搜:

中國地下水修復發展簡史

   日期:2019-10-24     來源:達西環境DE    瀏覽:0    

  1973年,浙江省余姚縣河姆渡新石器文化遺址。

  考古工作者發現的一口水井,這是迄今我國發現最早的水井,這個豎井四壁有由四排木樁組成的方形樁木墻,排樁內頂套著一個方木框,以防排樁向里傾塌,反映出當時建井所采用的方法已相當科學,曾為后代廣泛沿用。約7000—5000年前,鑿井而飲,最早鑿建水井的目的,主要是為了供人們飲水用。

  勤勞的勞苦大眾逐漸發現,一些井水咸的喝不了。原來井水周邊的背景值導致的水中鹵族元素含量升高,也可以被利用。“井鹽”就是打井汲取溶有鹽質的地下水制成的鹽。

  中國井鹽看自貢。

  位于四川盆地西邊的自貢,靠著高濃度的地下水,使其在國內大多數地方都還處于農耕社會的時候,已經成為一個民族工業比較發達的手工業城鎮,井鹽文化璀璨發展。

  1835年,清道光十五年,四川自貢鹽區鉆出了當時世界上第一口超千米的深井——燊(shēn)海井,兩百年后的今天依然能夠繼續保持古法制鹽。

  燊,旺盛之意。預示著這口井像是從取之不盡的海水中取鹽,地下水帶來的發展可見一斑。

  那些地下水帶來的財富,無外乎來自于水量和有資源屬性的物質含量兩種。

  那些地下水中無資源屬性的物質,就是污染。

  從建國后的地下水水量研究到21世紀后逐漸關注的地下水污染研究,從科研工作者到政府部門,慢慢開始關心地下水污染帶來的環境影響。

  初期,在西北干旱半干旱區,在強烈依靠地下水作為飲用水的華北區域,地下水水量的勘探刺激著地下水水流的研究,巨大的市場需求和人民群眾的生活需要拉動了地質學的一個分科——水文地質學的發展。

  在跨入21世紀后,某些國家霸權主義遭遇嚴重挑釁,無暇顧此及彼。作為發展中國家,中國迎來2001年之后的韜光養晦、高速發展黃金十年,國際形勢的風云變幻沒有阻礙獨自發展的中國的前進步伐。

  盡管作為人均水資源量相對弱勢的國家(約占世界平均水平的1/4,排名在第110名之后),在黃金十年中將南水北調提上日程,這項1952年被偉人提出來的浩大工程讓丹江口水的源源不斷奔流1432公里,匯入了玉淵潭。

  2015年的春天,丹江口的水把玉淵潭的櫻花滋潤的絢麗無比。

  玉淵潭的東南角,正是這一切的策劃者——南水北調工程建設委員會辦公室。地下水的水資源量要保證有足夠的保底量,同時也要滿足人民群眾的用水需要,這也是水利部門一直以來關心的事情。

  行業發展是社會需要變化的外在體現。

  有水喝,但是我不能喝臟水。

  2008年,國家環保總局更名環境保護部。十年的發展期在某種程度上,是以犧牲我們賴以生存的環境為代價的。農村的孩子在經歷了黃金十年后,相同的家鄉,同樣的夜晚,可能沒有了螢火蟲和星空。工業化和制造業的飛速發展,讓中國用了強大的小商品制造能力,讓“Made in China” 出現在世界各地。然而,法規的約束性,規劃的前瞻性,群眾的自覺性,人們的貪婪性,帶來的環境破壞似乎到了難以恢復的地步。

  連續的霧霾天,夜晚路燈下伸手不見五指的北京。陸續出現的毒大米事件在網絡世界牽動著勞苦大眾的神經,彰顯著粗放發展背后的擔憂。住宅、商業、教學用地頻繁出現土壤地下水污染事件,刷新了人們的認知,這樣的土地上,人類長期活動是要命的。

  身體出了問題,誰會放置不管?求生欲是本能。

  壞了,是要修的。你弄壞的,你也要賠。

  2004年,宋家莊時間撬動了土壤修復的萬億藍海

  如果說土壤有藍海,那么地下水修復藍海從何時開始,又在哪里?

  人類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中國在開局之年——2011年,頒布了《全國地下水污染防治規劃(2011—2020年)》,其中要求:

  到2015年,基本掌握地下水污染狀況,全面啟動地下水污染修復試點。

  到2020年,全面監控典型地下水污染源,有效控制影響地下水環境安全的土壤,科學開展地下水修復工作。

  要明確修復及治理的責任主體和技術要求,按照“誰污染、誰治理”的原則,被污染的土壤或地下水,由造成污染的單位和個人負責修復和治理。

  開展典型地下水污染場地修復。借鑒國外地下水污染修復技術經驗,在地下水污染問題突出的工業危險廢物堆存、垃圾填埋、礦山開采、石油化工行業生產(包括勘探開發、加工、儲運和銷售)等區域,篩選典型污染場地,積極開展地下水污染修復試點工作。

  十年轉眼已過,我國地下水修復工作也度過了悄悄冒尖的十年,還未到荒蠻的地步。爾后回首再看規劃,試點也開展了,誰污染誰治理的思路是好的,落實可能缺點意思。

  土十條水十條,水污染防治法,土壤污染防治法的出臺大大提高了污染土壤和地下水成本。

  盡管如此,地下水的重視還遠不如土壤。

  人們愿意為自己看得見摸得著的好處埋單,為未知埋單是賭博,甚至是浪費。

  2011年之前的十年,土壤修復的大門被外資和一大批留學回國的有志之士打開,集中沖進土壤修復市場,大家都明白,在行業荒蠻發展的初期,沒必要考慮太多,土壤先弄好就行,站穩腳跟最重要。

  說白了,還是弄臟了的地下水還威脅不到生命。

  此后,在逐漸意識到地下水污染對飲用水水源地的影響,會引發群眾事件,會影響政績的時候,一場地下水污染修復的運動自上而下展開了。

  地下水污染必須帶有敏感性。

  近十年間的地下水污染規劃還是僅僅對地下水污染防治工作進行了部署,對地下水修復有前瞻性,但是落實凸顯難度。

  整個中國的地下水修復市場的崛起是伴隨著土壤修復發展而后知后覺的。市場弱肉強食,兩類企業逐漸在地下水修復企業的狼群中冒尖:

  大而全的掌握資源的龍頭企業,小而精的掌握關鍵技術的核心企業。

  我們相信這是未來行業發展的主要方向。不同于土壤修復的“可視化”,地下水修復需要詳細的設計和施工、效果評估。

  2014年,地下水修復指南應運而生。然而,這像扔進池塘的小石子,泛起的漣漪漸漸消散,魚兒依舊睡著懶覺。與之產生對比的是,上海環科院領銜的土壤修復導則,一個更具有約束性的國家標準頒布!即便土壤修復導則可圈可點,短小精悍,但是終歸站穩了腳跟。可以預見的是,從法規層面,此后土壤地下水分家了。

  土壤導則提到:地下水修復單獨出導則!

  從研究的角度,其實很好理解,非飽和帶和飽和帶傳統意義上具有天然的界面,土壤和地下水研究甚至可以看為兩套不同的體系,即便是目前非飽和-飽和耦合研究的發展,但是正在市場化應用還是有很長的路要走。

  從市場的需要來看,業主方在使用一塊場地的時候,最終目的是希望能夠使得該場地能夠最大限度換得利益,政府也逃不脫,利益包括金錢和政績等其他。法律和導則等約束性文件均分開討論土壤地下水,這其實對《地下水污染防治實施方案》中的要求協同防治是很不利的。

  縱使2018年機構改革,土壤司下設地下水處,但是管土壤的地塊處和地下水處的業務交集估計很少。

  地下水修復導則誕生

  分而治之,不妨礙地下水修復工作的發展。從滾滾不息的我國地下水發展歷史來看,能夠在地下水污染方面按部就班,步步為營,已經是一個很大的勝利!終于,在2018年12月底,《污染場地地下水修復技術導則(征求意見稿)》開始征求意見。

  編制組自2011起開始相關調研,歷時9年,包括長達179天的征求意見時間內,我們堅信整個編制組經歷了各方的壓力和左右,但是肯定是以一種公允的態度,將地下水修復導則公布與眾。

  公允很重要,從目前導則的內容來看,這是我國地下水修復歷史里值得豎起一座“豐碑”的文件。而后的五年,十年,二十年,歷史長河奔流不息,對導則的修訂完善會不斷繼續,但是2019年6月18日,中國地下水修復市場強約束性標準,實現了從0到1的突破。

  DE多次提及,此刻地下水污染的真正工作者,會如同《地下水環評導則》出爐后的心情一般激動卻又復雜。激動在于里程碑意義,復雜在于,這個市場正式打開,修復過程的整個復雜程度其實是一項巨大的挑戰。

  從名稱來看,“場地”變成了“地塊”,是為了和《土壤法》統一。

  增加了“風險管控”,區別于土壤修復,地下水修復成本更高,技術更加復雜,部分場地可能采取風險管控措施即可,名字中有所體現,也是地下水修復的一大特色。

  當我們真正面對一個地下水污染場地的時候,那么我們又該怎么做呢?

  地下水修復導則給出了答案。

  首先開展資料搜集,這個過程是和場調過程無縫銜接,一般情況是在完成地下水場地調查后開展修復工作。

  在搜集了足夠多的資料后,需要開展修復模式的選擇,這里的修復模式很大程度上是選擇修復還是風險管控,在通篇讀完導則后,想必讀者會對“修復”和風險管控的天然分界線很模擬,因為二者相輔相成。

  修復模式確定后需要開展可行性分析,這點類似于技術篩選,值得一提的是,技術可行性分析的方式,有小試、中試和模擬分析三種。將模擬分析作為可行性分析的一個重要部分,顯然是污染源的運移模擬的市場需求使然,小試中試只能告訴我們當下,模擬分析卻告訴我們未來。過了這三關,開展技術綜合評估,確定我們可以采取的技術,具體的技術列表網上很多,導則附錄也給出了技術列表,很實用。

  接下來,結合技術路線,確定工藝參數,估算工程量,估算費用和周期。通過多種方案對比,比選,這里可以是單純的修復方案,或者單純的風險管控方案,或者二者結合的方案,最后形成綜合的技術方案,你我都明白,具體做什么方案,經費額度是個決定性因素。

  目前廣泛使用的地下水修復實施方案是個奇葩,是個施工圖深度的方案。類似于住建口的初步設計甚至是施工圖設計,修復工程沒有對應的叫法。這次導則給與了統一,開展初步設計再到施工圖設計。但是留了個口:對于小型項目,可根據實際情況直接進行施工圖設計。還是一個實施方案走天下。

  之后就是馬不停蹄施工,施工過程中要保證一定的監測頻率,這點在導則有詳細說明。

  從業人員最關心的是:怎么評估?換句話說,怎么證明一個場地有沒有修好?

  對于修復工程:在4個批次的工程運行階段季度監測數據完成修復達標初判后,修復效果評估階段應至少采集8 個批次的樣品,采樣持續時間至少為1 年。原則上采樣頻次為每季度一次,兩個批次之間間隔不得少于1 個月。對于地下水流場變化較大的地塊,可適當提高采樣頻次。

  總結:修復工程至少需要1年(1年內采樣8次)-2年(每季度一次)評估結束。

  對于風險管控工程:污染物指標應至少采集4 個批次的樣品,原則上采樣頻次為每季度一次,兩個批次之間間隔不得少于1 個月。對于地下水流場變化較大的地塊,可適當提高采樣頻次。

  需要注意的是,風險管控評估還要評估管控工程的有效性,這點可以說是非常管用了,非常細致!

  總結:風險管控至少需要4個月(1月1次)-1年(每季度一次)評估結束。

  對照著上面的評估時間,企業就能根據評估結果拿到尾款,這是行業很關心的吧。但是需要指出的是,后期的長期監測約束性不強,拿錢了事后的反彈,好像就管不住了。

  相較于粗放的土壤修復導則,該導則可以說是細致入微了,可見編制組的良苦用心。此外,導則中的修復和管控目標,修復極限等等都是面面俱到,可供讀者細細品味。

  至此,我國地下水修復工作正式步入有序發展的階段。

  歷史永不停息

  中國的地下水修復的歷史剛剛增添了濃墨重彩的一筆,在做好地下水污染科普和修復技術研發、法規配套完善的情形下,我們有理由、有信心相信未來地下水修復的道路將越走越寬,越走越好。

  相較于千年的地下水利用發展史,不到百年的地下水修復史微不足道,卻是人類生存不可或缺的一部研究史。

  這一路走過去,未來可能會回到百年前的碧水藍天,不同的是,后世的人們腳下的土地里留下了我們曾經修復的痕跡,那是我們努力的烙印,是我們汗水和智慧的活化石。


 
標簽: 地下水修復
版權聲明: 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節能在線網"字樣的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中國節能在線網所有,如若轉載,請注明來源。同時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的內容,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如若不想被轉載,請聯系我們刪除,謝謝!
關注中國節能在線網,把握真實信息,傳遞熱點資訊。
 
更多>同類環境保護

推薦圖文
推薦環境保護
點擊排行
 
国产精品视频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