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廣 熱搜: 環境污染  大氣污染防治條例  河北  中石油  石油氣  管理條例  環境監測  固定污染源  綠色經濟  再生水利用 

              多地環保監測設備形同虛設 數據嚴重失真

                 日期:2014-02-26     來源:經濟參考報    瀏覽:100    評論:0    

                減產打幌子減排做手腳 近百家企業上“黑榜”

                霧霾治理難堵企業排污漏洞 專家稱治污必須破除利益阻礙

                環保部負責人日前表示,在開展空氣質量新標準監測的161個城市中,有50個城市發生了重度及以上污染,其中11個城市為嚴重污染。北京、河北、山西、山東、河南、遼寧等地霧霾污染情況進一步惡化。

                值得注意的是,前后將近一周時間,環保部督察組啟動了12個地方城市的大氣污染防治專項督查,結果卻令人憂慮,大量工業企業違規排放、本應該淘汰的落后產能仍然在堂而皇之地進行生產……

                一邊是籠罩在三分之一中國國土上空的霧霾,讓上述城市群中的8億中國人遭受著污濁空氣對健康的侵害,一邊卻是企業“花樣繁多”的違規行為,排放的滾滾黑煙讓環境繼續承壓。

                “產業結構調整是霧霾治理的根本所在,但是目前的利益格局根本無法撼動這些高污染企業。”一位專家不無擔憂地說。
               

                現狀

                近百家企業上“黑榜”

                記者了解到,為應對這次重污染天氣,環保部在將黃色預警升級至橙色預警的同時,已啟動重污染天氣應急機制,按照《京津冀及周邊地區重污染天氣監測預警方案》,同時部署啟動了專項督查行動,被督查城市包括京津冀及周邊地區的北京、天津、石家莊、唐山、廊坊、保定、邢臺、邯鄲、太原、包頭、德州和鄭州,共有12個城市。根據環保部的部署,督查的內容包括當地政府落實“大氣十條”責任的情況,其中最重要的一項任務是抽查部門重點工業企業大氣污染防治治理設施建設運行情況、達標排放情況,并且對前期督查發現的問題企業和地區進行“回頭看”,督促問題整改落實。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次歷時一周的檢查中,結果十分令人擔憂。記者梳理發現,環保部檢查通報的包括德州、天津、邢臺、鄭州、石家莊、北京郊區的督查情況,超過60家企業被“點名”,其中大部分集中在焦化、水泥、電解鋁、鋼鐵等重污染行業,而督查組在唐山現場查看的46家工業企業中,34家存在各類環境問題。

                而在唐山地區,作為能耗污染大戶的鋼鐵企業整改情況也不容樂觀。根據環保部負責人的介紹,河北鑫達鋼鐵有限公司多臺燒結機未按期完成脫硫設施建設,經多次督查,仍不執行停產決定;其他整改措施進展也緩慢。唐山安泰鋼鐵有限公司燒結機脫硫設施未建成仍在生產,唐山市豐南區經安鋼鐵有限公司、唐山東華鋼鐵企業集團有限公司、唐山瑞豐鋼鐵(集團)有限公司等都存在燒結機生產時脫硫設施不運行等問題。

                “這僅僅是冰山一角,實際情況比現在還要更加嚴重,現在環保問題不僅僅是一些小企業,黑工廠,一些當地的大企業也存在很多問題,實際上就是企業和政府在博弈,地方利益和中央利益在博弈。”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對記者說。
               

                困局

                排污監測設備形同虛設

                “企業都在耍貓膩,減排在做手腳。我們在正定縣金石化工公司暗訪時發現兩個煙囪都向外排煙,但第二天明查時,企業則稱部分設施故障,當日停產。”華北督查中心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說。他還表示,經檢查發現,該企業所購買的脫硫裝置實際上并沒有安裝在線監控設施,而另一方面,該企業仍保留原有煙道,留有旁路,檢查的時候停,不檢查的時候仍然利用這個“口子”排煙。

                環保部有關負責人對記者坦言,一些企業有些生產設施不符合產業政策,但是被檢查時仍然在照常生產。該停產的沒有停產,該整改的也沒有整改到位。

                而很多地方環保在線監測設備基本形同虛設,數據失真情況嚴重。新樂市東方熱電有限公司脫硫設施不能正常運行,監測數據混亂,特別是當實地測量其煙氣出口數據時,卻發現和企業在線監測設備顯示的數據有明顯差異。

                “一來就停,一走就干”。記者了解到,去年11月曾因為超標排放被勒令停業整改的霸州市鑫鑫玻璃制品有限公司,在督察組回訪時仍在進行生產。霸州市人民政府則稱,因市場問題2013年之前該企業曾停產兩年,后恢復生產,但經過多次整改排污一直不達標,由于企業產能落后,已經被列入淘汰產業計劃。

                此外,在新鄭市恒益瓷業和新鄭福華鋼鐵集團,督查組在出示證件要求對企業進行檢查后,企業門衛均以“主要負責人不在”為由拒絕檢查,將督查組拒之門外。在登封市鋁莊碳素廠,相關負責人阻撓執法人員拍攝取證。
               

                對策

                應進一步提高違法成本

                記者了解到,在20日北京啟動空氣重污染“黃色預警”后,21日中午,預警級別上調至“橙色預警”,這是針對霧霾今年啟動的首次“橙色”預警,表明霧霾污染已經超過嚴重污染警戒線。

                為治理霧霾,國家去年繼重磅出臺《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后,環保部同時與31個省市簽訂大氣治理責任狀,一旦完成不了治理霧霾的目標,地方政府領導和相關部門都要承擔相應的責任。

                但是,現實似乎給“如火如荼”進行的大氣污染防治行動澆了一盆“冷水”。京津冀地區作為治理的重點區域,其39個地級及以上城市中,有16個城市出現重度及以上污染,其中北京、邢臺、張家口、石家莊、邯鄲、廊坊、保定、陽泉、唐山9個城市空氣質量為嚴重污染。

                “我國GDP占全球的10.48%,卻消耗了世界60%的水泥、49%的鋼鐵和20.3%的能源,實際上霧霾的根源,就是粗放的經濟發展模式,導致污染物總量已經遠遠超過環境承載能力。”中國環境科學院副院長柴發合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他表示,在很長一段時間里,中國經濟發展方式一直沿襲著一條重化工業、大投資、能源密集型、資源密集型產業發展之路。而這也是一條高能耗的重污染之路,這是造成環境災難的直接經濟原因。

                “除了工業企業自身排放對環境的污染外,一般而言像電解鋁、鋼鐵、水泥等產業都需要耗費大量的煤炭、電力等,包括運輸等環節,而在這個過程中耗費的能源和對空氣的污染不容小覷。”中鋼協一位內部負責人對記者說。以鋼鐵為例,中國年產鋼鐵量7.2億噸,占全球總產量的46%,在生產過程中需要消耗數億噸煤,會排放大量的污染物。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企業人士對記者說,數據監測失真,煙囪里冒著黑煙,當地政府真的不知道?實際上很多時候,政府為了經濟考慮,往往睜一眼閉一眼,成了保護傘,而這里面地方環保部門也存在很多權力尋租問題,企業只要“伺候”環保部門人員,往往總能網開一面。

                在柴發合看來,政府必須要啟動更加強有力的治理和問責,通過加快立法,加強企業處罰力度,進一步提高違法成本,同時加強政府監管,并真正落實對地方政府的問責制,才能夠真正把產業結構矛盾調節過來。他認為,目前出現的嚴重霧霾恰恰說明,盡管我們對霧霾啟動了多個應急預案,也做了一系列部署和努力,但是深層次的結構性問題仍然存在,特別是能源結構、產業結構以及機動車數量龐大帶來尾氣污染嚴重等問題,而這些問題沒有解決,沒有真正破除利益阻礙,成為目前霧霾治理見效緩慢的根源所在。

               
              版權聲明: 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節能在線網"字樣的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中國節能在線網所有,如若轉載,請注明來源。同時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的內容,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如若不想被轉載,請聯系我們刪除,謝謝!
              關注中國節能在線網,把握真實信息,傳遞熱點資訊。
               
              更多>同類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国产精品视频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