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gcips"></tbody>

    <em id="gcips"><acronym id="gcips"><input id="gcips"></input></acronym></em>

    <rp id="gcips"></rp>

    <dd id="gcips"><pre id="gcips"></pre></dd>
    推廣 熱搜: 大氣環境  條例  大氣環境質量  大氣污染防治條例  大氣污染防治法  四川省  大氣污染防治  建筑垃圾  生活垃圾  循環經濟 

    專家回應:第二輪中央環保督察有何不同?

       日期:2019-07-12     來源:CCTV《新聞1+1》    瀏覽:26    評論:0    

      《新聞1+1》2017年7月10日完成臺本

      ——第二輪中央環保督察,有何不同?

      (導視)

      解說:

      第二輪中央環保督察今日啟動,上海、福建、海南、重慶、甘肅、青海等,成為首批督察對象。

      要求堅決禁止搞“一刀切”和“濫問責”,并簡化有關督察接待和保障安排,切實減輕基層負擔。

      中國五礦、中國化工,兩家央企首次成為環保督察對象成為今天媒體關注的焦點。

      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辦公室督察一處處長姜凱:

      第一輪督察和“回頭看”中,我們實際上也查了一些央企的具體的下屬企業的問題

      解說:

      首次督查央企,首次允許實行容錯機制,首次在“工作規定”發布后的督察。

      《新聞1+1》今日關注:第二輪中央環保督察,有何不同?

      董倩:

      晚上好,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

      我們來回述一下,從2015年12月開始算起,用了3年的時間,中央環保督察組陸續完成了對于全國31個省份的全覆蓋,再加上民眾的這種舉報。應當說利用各種的手段也對各省的污染的情況進行了一次非常的細致的梳理。并且還對全國二十個省份進行了兩批回頭看,我們可以通過一個表格,一些數字來看一下這個成績單。那么這一段時間是受理群眾舉報21.2萬件,解決了15萬群眾身邊的環境問題。立案處罰的是四萬多家,罰款是一個24.6億元的數字,共向地方移交了509個責任追究問題,問責干部4218人。

      而告別這個階段,就在昨天第二輪第一批中央生態保護督察又已經全面啟動了,我們再看一下,這次被譽為環保欽差的八個督察組也再次奔赴不同的地方,這次是這樣的總體安排,用三年的時間,2019—2011年開始新一輪的督察,再用一年的時間,2022年對一些地方和部門開展回頭看。

      那么這一輪相對于第一輪有什么不同,那么也總結了一下,首先是對兩家中央企業進行督察,另外一個機制,首次提出了一個容錯機制。還有一個規定,那么就在上個月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規定剛剛實施,誰來督察,督察誰,督察什么,都有詳細的規定,因此這次督察也將首次根據這個規定開展。

      怎么看待媒體所總結并且提拎出來的這些關鍵的細節,我們接下來連線一位專家。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的常紀文副所長。

      常所長您好,剛才我們也梳理了一下,即將開展的第二輪的環保督察,您看怎么看待一系列的變化,比如說兩家企業,一個機制,一個規定。

      常紀文:

      應該來說有幾個方面的變化,第一是督察縱深發展,中國的生態環境保護正在發生根本性轉折性的變化,與此相適應,中國環保督察發生一個很重大的轉變,正在以督察地方,端正生態環保態度和打擊違法為主要的階段。步入到增強生態環保技術,提升綠色發展能力為主要的階段。

      第二個變化就是有法律依據了,這個是根據《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工作規定》來支持督察,特別是針對性的采取了一些措施,譬如說督察人員口答取出,包括要求集體討論之后然后做出決策。

      第三個范圍擴大,不僅針對31個省份,還針對中央企業,這也是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工作的規定。而且不止是督察央企在各企業的分支機構,還督察總部。

      第四個就是這個組長任命要中組部審核同意,程序很嚴格,而且他們在第一輪督察中很多是擔任組長的,敢于碰硬,所以有這幾個變化。

      董倩:

      好的,謝謝常所長。那么接下來我們就把關注的目光放在這一次進入到督察對象的兩家央企身上。

      解說:

      今天,第二輪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全面啟動,第一批8個督察組將對6個省份和2家中央企業開展督查進駐工作,進駐時間約為1個月。

      【播報】2019年7月8日新聞

      已組建的8個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分別負責對上海、福建、海南、重慶、甘肅、青海等6個省(市)和中國五礦集團有限公司、中國化工集團有限公司2家中央企業開展督察進駐工作。

      解說: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五礦集團有限公司、中國化工集團有限公司2家中央企業被納入進駐名單,這在中央生態環保督察中尚屬首次。

      事實上,今年6月中辦、國辦印發的《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工作規定》,就明確把國務院有關部門和有關中央企業作為督察對象。

      資料圖:中央生態環保督察組在亳州市檢查發現企業私設暗管排放生產廢水。 圖片來源:生態環境部官方微信公眾號

      生態環境部副部長翟青:

      在督察的對象上,《規定》明確把國務院有關部門和有關中央企業作為督察對象,這點有些變化。我們在第二輪督察過程中,我們會聚焦于污染防治攻堅戰、聚焦于“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體,以大環保的視野來推動督察工作向縱深發展。

      解說:

      第二輪中央生態環保督察,中國五礦、中國化工何以成為首批督察對象?媒體普遍注意到,五礦集團和化工集團的主營業務分別是礦業和化工,均屬于污染頻發行業,從過往的資料看,均出現過環境污染事件,并且都曾在上一輪環保督察中被點過名。

      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辦公室督察一處處長姜凱:

      第一輪督察和“回頭看”中,我們實際上也查了一些央企的具體的下屬企業的問題,那么這個更多的是從點上去查,更多的是注重背后的這種監管責任,實際上是地方的一個監管責任。

      解說:

      早在2017年,中央第六環境保護督察組對湖南省開展環境保護督察,當時就指出,湖南省存在的問題包括“對大型企業環境問題不敢管、不愿管”,這里的大型企業就是指五礦集團。湖南省有色金屬采選、冶煉企業大部分為中國五礦集團下屬企業。2013年以來,這些企業累計有數十起環境違法行為沒有依法查處,使得企業“店大欺客”,對自身環境問題不重視、不整改,長期違法違規。

      今天上午,第二輪中央第七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召開進駐中國五礦集團的動員會,組長李家祥強調,這次督察總的要求是“堅定、聚焦、精準、雙查、引導、規范”,不斷夯實生態環境保護政治責任。

      中央第七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組長李家祥:

      重點督察中國五礦集團有限公司黨組和董事會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和黨中央、國務院生態環境保護決策部署情況,落實新發展理念、推動高質量發展情況,以及執行國家生態環境保護法律法規、政策措施、規劃標準情況。

      解說:

      據第一輪中央第三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通報,2018年8月,生態環境部調研發現中國化工集團山東昌邑石化有限公司涉嫌違法生產銷售國Ⅳ普通柴油,但在進一步調查時,企業拒絕配合,不提供相關臺賬,并臨時編造相關記錄。“回頭看”進駐后,督察組再次現場檢查,要求企業提供儲運臺賬,企業依然拒絕提供,并繼續編造謊言,提供虛假材料,性質十分惡劣。

      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辦公室督察一處處長姜凱:

      那么第二輪督察,我們將央企作為督察對象,重點督察習近平總書記等中央領導同志重要指示批示落實情況,央企污染防治主體責任落實情況、推動落實污染防治攻堅戰的情況、央企生態環境保護法律法規的遵守情況、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包括“回頭看”發現問題的整改落實情況、中央媒體曝光的一些問題的整改落實情況,還有它總體的這種生態環境保護的管理水平,也都是我們關注督察的一個重點。

      董倩:

      人們把關注的目光集中在這樣的兩家央企身上,為什么?

      首先我們看,不管是中國五礦集團還是中國化工集團,他們都在世界500強的排名中位居前列,比如五礦財富排名109位,化工集團是167位。這樣大的一個企業,雖然如此,但是在過去的一段時間,在前一輪的調研和觀察中有著黑歷史,不管是五礦集團的下屬企業還是中化集團的下屬企業,都有過不光彩的作為和歷史。

      那么接下來我們怎么去面對這樣的一種,跟以往的不同,我們來連線常所長,常所長,剛才我們看到的不光彩的以往,都是在上一輪督察的過程中,這些大的央企,它的下屬公司查下來的問題,但是這次我就把它央企作為一個總體,作為一個個體,直接納入到這樣的督察范圍內了,這體現出一種什么樣的變化。另外如果對這樣的大個頭去進行督察的話,要督察它的什么?

      常紀文:

      那么這一次透過現象看本質,一個是分支機構,你的執行環保法律法規,包括執行生態文明建設的情況。然后反映你公司的黨組,反映你公司的董事會,對整個生態環境保護,生態文明建設是不是很重視。那么這一回所有的企業都得過篩子,不僅是這兩家企業,只是說這兩家企業是第一批過篩子的企業,主要是督察央企它的總部,作為一個整體,學習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不止中央決策,執行法律法規,規劃和標準情況。也要看它具體的企業,然后在生態環境保護整改方面的情況,高質量發展的情況,在具體的督察內容方面,側重于包括整改還有高質量發展的情況。

      那么高質量發展,央企是領頭人,必須與前面的綠色體檢,這種體檢有利于央企從總部到分公司,子公司進行全面的整改和優化。有利于提升央企整體高質量發展能力。

      董倩:

      常所長您看,剛才我們說到央企個頭題大,體量太大,以至于很多地方政府不怕督察,我怕這些大個頭的企業。而且我們看在以往的案例里面也地區是,很多省、市一級的政府,我們看到不敢管、不愿管、監管不利、查處不嚴不實、企圖蒙混過關走過場等等,怎么面對這種情況?

      常紀文:

      央企是有行政級別的,一般最低的都是正廳級了,有的有副部級甚至正部級,一些地方政府它只是縣級甚至廳局級,它的環保部門級別就更低了,管起來心里比較膽怯,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央企有錢,對一些省份來說是財神爺,請都請不來,更不敢去認真執法找麻煩,這些央企可能基于這一點,特別是想我曾經在北京市安監局當個副局長,我原來監管央企的時候也明顯的感覺到這一點,央企普遍存在這個特點。在第一輪督察里就發現一些省份的生態環境保護部門,不敢嚴格查處環境違法的情況,也發現一些央企對于地方環保部門盡管不認真對待的傾向。

      通過這一次督察,可以整體剝出央企法外開恩的特權現象。

      董倩:

      好的,謝謝常所長。

      剛才關注的是這兩家央企,這一次第二輪生態環保的督察過程中我們又看到了一個新的關鍵詞叫做容錯機制,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們繼續來關注。

      資料圖:生態打撈船。中新社記者 張婭子 攝

      解說:

      新一輪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已經全面啟動,此次對“一刀切”和“濫問責”的問題,首次被堅決禁止。

      生態環境部副部長翟青:

      “一刀切”既損害了合法合規企業的切身利益,對于生態環保工作而言也是一種“高級黑”。對于這種情況,我們的態度非常明確,就是堅決反對,一旦發現,嚴肅查處。在第一輪督察過程中,我們也發現有這些情況,包括有些縣里知道要督察,把一個工業園區的企業統統關掉。對于這些情況,我們發現以后立即要求地方進行整改,制止這種行為,

      解說:

      在生態環境部發布的文件中明確,被督察對象不得為應付督察而不分青紅皂白的采取緊急停工停業停產等簡單粗暴行為,以及“一律關停”“先停再說”等敷衍應對做法。

      生態環境部副部長翟青:

      有些縣里知道要督察,把一個工業園區的企業統統關掉。某地的一個區縣為了數據好看,為了沒有冒煙的情況,怎么辦呢?把蒸饅頭的店統統關掉了。

      解說:

      從2015年以來的中央環保督察組,已經對全國31個省份存在的生態環境問題進行了一次全覆蓋式督察。在此過程中,個別地方出現了簡單粗暴的“一律關停”等現象。例如有的城市,“散亂污”企業的一年淘汰整治企業數量達到5000家,其中關停取締數不少于任務數的70%。而在近年來,提出類似這樣高強度的環保目標并不在少數。

      與此同時,全國范圍,在環保整治過程中的處罰力度也不小。在2018年1月至6月,全國環境行政處罰案件共下達處罰決定書72192份,罰沒款金額達到58.5億元。一些地方的“限產”、“停工”、“處罰”,造成企業被強停工限產,大量工人失業。

      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辦公室督察二處副處長邢長城:

      因為在以往我們督查過程中發現什么,個別地方它確實為了什么應付這種督察檢查,它集中地對一些重污染的企業或者是行業進行那種集中停產,造成影響非常惡劣,因為這些一刀切的現象影響到了一些企業的正常的生產,包括一些群眾的生活,而且對督察整個權威和嚴肅性也造成了很大影響。在第二輪督察時一定要禁止地方/這種現象發生。

      解說:

      近年來,為了打好“藍天保衛戰”,全國多個省市開始改造清潔的供暖設施。

      原本,清潔化供暖是件好事,但有些地方急于施工,要環保不要采暖,造成老百姓冬季采暖季挨凍。2017年有報道稱,北方農村小學出現在教室外寫作業的情況。對此有關部門的回應是之前取暖的鍋爐達不到環保要求,而學校的“煤改電”改造工程沒有按時完工,造成學校未按時供暖。除此之外,2017年,我國多地出現天然氣緊缺,也為當時的供暖面臨壓力。

      國家發展改革委新聞發言人孟瑋::

      供氣有缺口的地方要認真落實‘壓非(非民用天然氣)保民(民用天然氣)’方案。也就是說,只要是民生用氣,無論是合同內還是合同外,都要無條件予以保障。”

      解說:

      而國家發改委同時表示,各級各部門要從實際出發,“燃煤改燒天然氣”沒到位的允許使用煤炭取暖,全力保證煤炭資源供應,保證燃煤供熱機組正常運行。

      如今,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已經進入第二輪,不僅督查的目標變了,深度也變了,督查的方式也更人性化、規范化。

      【新聞播報】

      文件還要求,被督察省(市)、集團公司應依規依紀依法做好問責工作。在邊督邊改過程中,禁止以問責代替整改,濫問責、簡單化問責等行為。

      解說:

      除此之外,在生態環境部的這份文件中,還首次提到了“容錯機制”。對在生態環境保護工作中勇于探索、敢于創新,擔當盡責且成效明顯,但因客觀原因沒有達到預期目標等情況,應當實行容錯機制,鼓勵有關干部擔當作為。

      董倩:

      接下來我們要看到的這三個詞,應當說也是外界對于此輪中央環保督察的一個非常大的關注,分別是禁止“一刀切”和“濫問責”,再有一個是給出一種“容錯機制”,如果說禁止“一刀切”和“濫問責”,是給這些搞生態的干部們吃了一顆定心丸的話,那么容錯這兩個字無疑又給他們打了強心針和興奮劑。

      我們繼續連線常所長,首先您給我們解釋一下怎么叫做“容錯機制”,都會容哪些錯?

      常紀文:

      “容錯機制”就是指千篇一律的企業追責,有一些工作失誤,或者說工作不到位的,或者說你盡了職責的,有一點的寬泛,不是說所有的原因都要追責,這體現了監督管理人性化的原則。

      董倩:

      剛才我們也說到,這一次是禁止“一刀切”和“濫問責”,如果說我們能夠給干部,能夠容他們的錯的話,會對“一刀切”和“濫問責”帶來什么樣的改變,會不會把這個問題能夠改變掉?

      常紀文:

      能夠有很大的改變,因為第一輪環保督察,包括回頭看,處理了一大批各行業的監管部門。有的地方問責就不問原因,就導致一線的監管干部工作流汗還流淚的現象,挫傷了地方干部監管工作的積極性,一些地方還有一個說法叫做上邊千把刀,下邊一顆腦袋,監管的部門太多了,到基層就一顆腦袋。

      所以越到下邊他有的時候就越害怕,越是基層的干部就越多干活,越多干活的干部事物就越多,如果不容錯的話,基層干部就不敢去執法去監管。

      去年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就專門針對這個現象提出了“容錯機制”,打造一支環保鐵軍。

      董倩:

      但是您看,“一刀切”當然是不對的,但是“一刀切”有一個好處,標準是一致的,但是如果容錯的話標準就很多了,誰來掌握這個標準,誰來說他這個錯是不應當犯的,他的確就是錯,誰來說這個錯是可以犯的,我可以容它,這個標準問題怎么解決?

      常紀文:

      容錯的確是法制化,不能憑主觀去想象,所以現在提出了容錯機制,下一步中央環保督察領導小組就會考慮建立容錯法制包括哪些條件,哪些程序,容錯有法制依據,包括還有法制的程序,只有這樣容錯的認定科學化合理化。

      董倩:

      那也就是說容錯只是提出來但是并不能馬上實施,是這個意思嗎?

      常紀文:

      我相信有關規定正在制定之中,一般如果規定馬上實施的話,那么督察也就會很多干部,如果說監管的話就不會被追責,所以給他們打了一劑強心針。

      董倩:

      其實我理解“容錯機制”是讓更多的干部能夠放開手腳,真正的去做環保。但是它也帶來了一個問題,能夠解放一些干部的積極性的同時,它等于也會縱容一些人,本來我這個事必須干,但是我會說你要容我的錯,他不干,怎么解決這個問題?

      常紀文:

      像你說的這種情況,可能有些地方會把這個作為理由,說這個容錯,我也去監管了,我也去到現場了,但是有一點,你的工作是不是盡職盡責,是有條件和標準的,至于到沒到現場,你執法的尺度怎么樣,你是不是以罰款來代替這里的整頓等等,都是有嚴格的條件和程序,所以這個很難實現。

      董倩:

      非常感謝常所長。

      第二輪生態環保督察跟第一輪相比當然遇到的問題會更深,而且會更難,但是解決起來,我們看到這次目標更明確,而且手段更多樣,并且態度更加實事求是。我們理應對它有一個更加美好的期待。

     
    版權聲明: 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節能在線網"字樣的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中國節能在線網所有,如若轉載,請注明來源。同時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的內容,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如若不想被轉載,請聯系我們刪除,謝謝!
    關注中國節能在線網,把握真實信息,傳遞熱點資訊。
     
    更多>同類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国产精品视频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