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w5qlm"></rp>

      <nav id="w5qlm"><big id="w5qlm"></big></nav>

    2. <progress id="w5qlm"></progress>

    3. <tbody id="w5qlm"></tbody>

      推廣 熱搜: 環境污染  大氣污染防治條例  河北  中石油  石油氣  管理條例  環境監測  固定污染源  綠色經濟  再生水利用 

      華銳風電救贖之路仍然坎坷

         日期:2018-05-16     來源:能源雜志    瀏覽:64    評論:0    

        深陷債務危機的華銳風電多次掙扎在生死邊緣。風電巨頭的救贖之路,仍然坎坷。

        2006年,41歲的韓俊良說服投資客成立華銳風電,通過買圖紙的方式快速切入風電市場。

        2008年,華銳風電緊跟國家政策轉戰1.5兆瓦大功率機組,采用價格戰手法快速膨脹,一舉拿下國內風電廠商的頭號交椅。

        3年后華銳風電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以每股90元的天價登陸A股,募資94.6億元,超募58.7億元,這是神話般的崛起。

        更為戲劇的是,華銳風電飚上巔峰之后業績旋即變臉,股價高價跳水,成為了登高跌重的代名詞。

        昔日巨頭風光不再,一直披星戴帽游走在退市邊緣的華銳風電市值不及95億元,近年更連連虧損超百億。

        而近日,一樁訴訟案再次將曾經炙手可熱的華銳風電推向了風口浪尖。

        華銳風電公告稱,1月25日凌晨收到美國律師郵件通知,陪審團就華銳風電涉嫌電信詐騙、竊取商業秘密以及共謀罪案件訴訟達成一致決議,認為以上三項罪名成立。法院預計將于2018年6月4日作出判決。如罪名成立,華銳風電最高將面臨48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11.98億元)罰單,相當于罰掉了約3倍身價。

        雖然2018年1月29日,華銳風電發布公告稱其2017年度業績扭虧為盈,但救贖之路依然坎坷。

        曾經的風電“巨無霸”緣何一步步隕落?5次換帥仍未能成功救贖的華銳風電,何時才能“東山再起”?

        神話崛起

        華銳風電橫空出世,離不開韓俊良的“富有遠見”與“不計代價”。

        從創辦到上市,韓俊良作風激進,每賭必中,幾乎每一步都走在政策和市場前面,成為政策的最大受益者。

        2004年,中國風電尚未大規模啟動,風機制造80%由外資控制。當年,兼任大連重工機電設備成套有限公司總經理的韓良俊做了一個決定:買下德國富蘭德(Fuhrlander)FL1500系列風機生產許可證,這為巨頭誕生埋下了伏筆。

        2005年7月,國家發改委出臺政策,要求風電設備國產化率要達到70%以上,否則風電廠不允許建設。此外,風電特許權招標對大功率機組青睞有加。

        2006年,手握設備和廠房的韓俊良與資金方一拍即合成立了華銳風電。此番與資本的結合,讓大規模的風機生產制造成為可能。

        彼時,基地式的發展對設備國產化,以及追趕國際大兆瓦機組需求極為迫切,時任國家能源局局長的張國寶頒布“風電三峽”戰略。

        政策打開大門之際,華銳風電候時已久。在業內750KW機型占主流之時,為避免與行業大佬金風科技正面交鋒,華銳風電選擇上馬1.5MW機型。2006年,華銳風電推出我國首臺國產化1.5兆瓦風電機組。而選擇發展1.2MW機型的金風科技事后發現,1.5MW風機更對五大電力集團的胃口。錯失良機的金風科技,眼睜睜看著取得先機的華銳斬獲更多的風電設備大單,攻城略地,一騎絕塵。

        政策利好之下,急于“跑馬圈地”的發電集團開始大建風場。華銳憑借兆瓦級風電的優勢贏得先機,加上薄利多銷的市場策略、強悍的總裝能力迅速打破行業格局,把當時“外包模式、出貨慢”的金風科技遠遠甩在身后。

        基地式的發展需要壓低風電價格,在兆瓦級風電市場搶占高點后,韓俊良率先打起價格戰。彼時,因“不計代價”地大干快上,實行兇猛低價競爭策略搶占市場,韓俊良更被冠以“價格屠夫”的稱號。

        看重市場而非技術的華銳風電彼時發展迅猛,吸引了多家投資機構的關注,知名PE與資本界名人紛紛加入。此后,在資本大佬的推動下,2010年華銳風電向證監會提交上市申請,2011年1月,華銳風電以90元/股的發行價,48.83倍的市盈率登陸資本市場。上市之初,華銳風電共募集資金94.59億元,總市值逼近千億,風光無二。

        華銳神話的創造不僅得益于其發展與政策的貼合,更與掌舵者韓俊良密不可分。

        曾就職國家能源局、科技部,并擔任過大連重工副總經理,國企背景出身的韓俊良深諳政府資源之道,堅信抱住政府的大腿就會立于不敗之地,十分注重政府訂單關系維護,這讓華銳風電與國家部委和國有發電集團的關系更加緊密。

        資深行業觀察者告訴《能源》記者,華銳為資本系背景,資本大佬、紅二代、紅三代基因可謂是含著金湯匙出生,在當時深受央企歡迎。值得關注的是,在華銳風電迅速崛起的過程中,其第一大股東大連重工,也為其帶來了實打實的利潤。

        巨頭隕落

        2006年至2010年,華銳風電成為中國風電行業黃金五年的最大受益者。但“成也蕭何敗也蕭何”,政策的抽離直接導致華銳風電“神話”破裂。

        頗具戲劇性的是,拐點出現在華銳風電上市的2011年。彼時,大規模、集中式發展風電的后遺癥逐漸顯現,因低價競爭導致的質量問題等危機接踵而至,事故頻發成為風電行業走向“下坡路”的導火索。

        2011年2月24日,甘肅酒泉風電機組大規模脫網事故,導致598臺風電機組脫網,損失出力84萬千瓦,并造成西北主網頻率最低至49.854Hz。脫網事故暴露了突飛猛進時期風電機組質量不過關的弊病,直接致使國家能源局收緊對風力發電項目的審批,風電行業直轉急下。

        此外,在各路資本的追捧之下,各省的風電項目一窩蜂的上馬,產能嚴重過剩,并網難問題暴露,“棄風”問題逐步惡化。政策支持抽離,行業收縮,低價競爭、“市場高于技術”的基因、注重政府訂單關系維護不注重產品質量,華銳風電的速成策略在政策支持垮塌、政府公關路線土崩瓦解之下,瞬間兵敗如山倒。

        然而,遭遇風電產業形勢逆轉的華銳風電仍逆市擴張,自2008年開始建立子公司以來,陸續直接或間接持股子公司,行業調整時期的到來使得絕大多數生產基地還未開工即面臨停業的華銳措手不及,形成了大量閑置、減值或者毀損的固定資產,致使營業收入連續兩年打對折,凈利潤2011年銳減,2012年巨虧近5億元。與此同時,股價高價跳水,質量、技術、管理等問題在浪潮平息后開始顯現,華銳不得不為此前激進擴張的“上進”買單,質量問題導致口碑下降,官司糾葛不斷。

        業內普遍認為,風電設備銷售規模下降及公司戰略調整是導致華銳虧損的主要原因。技術一直是華銳的軟肋,從國外買圖紙進行技術消化,再借助大手筆的后期市場運維來維系。華銳拿的訂單遠超自身能力和技術所能承受的程度。隨著客戶對產品質量價值的看重,華銳風電此前積弊重重,屢屢爆出的風機質量問題讓其在業內的口碑一落千丈,設備銷售大規模下降,市場份額迅速被瓜分。

        上述行業觀察者告訴《能源》記者,我國在大力發展風電伊始,政策將風電與火電捆綁,“當時五大四小發電集團發展風電,實際上是為了拿煤電指標,風電場建好了就行,并不在意風電場運營的全周期成本”。然而,隨著風電與火電綁定指標政策取消,開發商開始計算投資收益率,沒有雕琢技術和品質的基因的華銳因質量問題導致運維成本增加,迅速被能夠真正把成本壓低,并提供優質產品的金風科技、遠景能源等風電整機廠家超越。

        為彌補質量短板、改變形象,華銳著手調整售后和質保政策,質保期內,華銳保證免費維修,不得不投入大量駐場運維人員及資金以保證運維和備用備件響應的及時性,而如若強制出質保,則有損于客戶的關系。大量的成本投入讓華銳難以為繼。

        比業績下降更可怕的,是資本和風電市場的逃離。在華銳風電內部,頗多投資人對韓俊良的獨斷專行不滿。此外,華銳風電是由資本力量烘托而生,PE等機構股東占大比例股份。PE作為公司財務投資者,獲利套現是其根本目的,華銳業績的敗落令PE非議不斷。

        在2011年年報中,時任董事長的韓俊良提出“兩海”戰略——大力發展海上風電、海外市場,在業績不佳的情況下仍選擇激進擴張戰略和提前投資,直接導致了華銳風電在2012年首度出現虧損。最初曾對華銳大力扶持的華能集團,也轉而宣布與明陽風電達成合作協議。神華等發電集團削減了華銳的新訂單。

        此外,韓俊良重視政策層,輕視供應鏈,故意拖壓貨款、刻意壓價,隨著市場分散,供應商對華銳的依賴性逐漸降低,上下游客戶逃離華銳,眾叛親離的華銳風電不再是風電市場中的“主要玩家”。

        積重難返?

        韓俊良對市場形勢的錯誤預估導致高庫存、高應付賬款,華銳巨頭隕落。2012年,華銳風電業績大幅縮水,存貨大量增加,訴訟纏身。同年8月,華銳的第一批投資者、在資本市場浸淫多年的“教父”級人物尉文淵臨危受命入主董事會,此舉被視為華銳風電的資本方對以韓俊良為核心的“大連重工系”管理團隊的不滿。

        尉文淵接手帥印后對華銳進行摸底,發現問題十分棘手:華銳在2011年四季度已經虧損,庫存嚴重,資金周轉出現問題。尉文淵針對盤子過大、逆勢擴張等問題進行了改革,著手裁員、分權、精簡部門結構以甩掉成本包袱,可謂是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然而,這一弱勢董事長的改革資本市場并不買賬。對于資本市場頗為熟稔的尉文淵難擋頹勢,僅僅兩個月之后“閃辭”。坊間傳聞為董事會內部意見分歧,公司高層已陷入纏斗、內耗。

        此后,華銳風電先后兩次被證監會立案調查,股價“跌跌不休”。2013年3月7日,華銳風電公告稱,經自查發現,2011年度財務報表的有關賬務處理存在會計差錯。2013年5月29日、2014年1月12日,公司分別收到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通知書》,證監會決定對公司進行立案調查。2014年4月28日,華銳風電發布公告,自2014年5月5日起,上交所對其實施退市風險警示,A股股票簡稱由“華銳風電”變更為“*ST銳電”。華銳風電深陷虛增利潤丑聞以及“裁員門”輿論漩渦之中。

        尉文淵下臺,創始人團隊重新執掌公司,“大連重工系”王原被選為董事長,劉征奇接任總裁。然而,一年零兩個月之后,王原于2014年7月辭去董事長職務。華銳風電董事長由副董事長陶剛代理。

        深陷債務危機的華銳風電多次掙扎在生死一線邊緣,頻頻上演“生死時速”。2014年12月26日,華銳風電需要兌付有權回售的2011年第一期公司債券(債券代碼“122115”、債券簡稱“銳01暫停”)本息共約27.6億元,而其實際可用于償還債券的資金僅6.53億,后股東萍鄉市瑞華豐能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出手相救才免于危局。

        2015年初,證監會對華銳下達處罰決定,華銳高層開始集中出走,管理層“大換血”,華銳前景愈加撲朔迷離。

        2015年11月20日,華銳風電2011年度虛增利潤的信披違法案件塵埃落定,財務造假坐實:2011年,華銳風電時任董事長韓俊良為粉飾上市首年業績,安排公司財務、生產、銷售、客服等4個部門通過偽造單據等方式提前確認收入,提前確認風電機組收入413臺,虛增2011年利潤總額2.78億元,占2011年利潤總額的比例為37.58%。

        2017年1月,韓俊良涉嫌違規披露重要信息案一審公開宣判,法院認定韓俊良犯違規披露重要信息罪,判處有期徒刑11個月,共處罰金人民幣10萬元。2017年中旬,華銳風電僅剩下姜松江一位副總,大股東也頻頻易主。

        業內普遍認為,高管層的變動無助于改善公司財務虧損境況,對改善公司業績于事無補。華銳做多虧多,“九死一生,積重難返”。

        為了扭轉頹勢,華銳風電將重點轉移至海上風電及運維市場。據《能源》記者查閱資料了解,2017年華銳風電執行訂單和儲備訂單完成28.95萬千瓦。同時緊跟大連國電投、大連大唐儲能項目,明年基本可實現落地。華銳風電確認在2018年底前完成供貨的訂單70 萬千瓦,保內機組平均可利用率達到97.34%,后運維市場已簽訂的訂單總額超過1.1 億元。

        2017年,華銳風電推出了基于智慧技術的新一代SL5.X大型海上智慧風機,將著力滿足近海及深遠海風力發電需求,力求實現5-6MW間最佳配置。華銳風電目前已著手開展SL8.X大型海上風電機組技術的研發工作,新機型將實現功率等級在8MW-10MW可變、適應各類風區、具備臺風生存能力等特點。

        雖然華銳風電發布2017年業績預盈公告,但據《能源》記者測算,2017年扣除非經常損益后仍然虧損,主營業務艱難。一位不愿具名的風電行業分析師在接受《能源》記者采訪時表示,華銳轉戰海上風電和運維市場仍舊難挽頹勢。“華銳產品質量一直是問題,風電制造行業的玩法已經和早前幾年不一樣了,只能勉強支撐,在資本市場層面有被借殼的可能。”

        上述人士表示,“華銳風電系特定時期的產物,如若不是行業整體復蘇,華銳的努力成效不足以對公司業績產生實質性的改善,救贖之路依然坎坷”。(席菁華)

       
      標簽: 華銳風電
      版權聲明: 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節能在線網"字樣的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中國節能在線網所有,如若轉載,請注明來源。同時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的內容,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如若不想被轉載,請聯系我們刪除,謝謝!
      關注中國節能在線網,把握真實信息,傳遞熱點資訊。
       
      更多>同類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国产精品视频在线网站